福建36选7走势图表

正北方網 > 新聞 > 盟市新聞 > 鄂爾多斯新聞 > 正文

父親的樹與牧

作者:王孝琦 責任編輯:楊旭英 2019-04-11 14:03:21 來源: 鄂爾多斯日報

我的父親已經去世30多年了,他一輩子主要做了兩件事,一件是種樹,還有一件是放牧。提筆愴然,謹以此文紀念父親。

烏審旗河南位于無定河東南岸,與陜西省靖邊縣接壤。河南王窯灣村與靖邊縣海則灘鄉掌崗圖村相鄰。這里土地平坦肥沃、水草豐美,植被繁茂,氣候宜人,是個宜農宜牧的好地方。新中國成立之前,這里居住著蒙、漢兩族人,蒙古族以放牧為生,漢族以種地為主。長期以來,蒙漢兩族和睦共處,相互學習,互相促進,親如兄弟。王窯灣村和爾林川村南邊是一片明沙,每逢春秋季節,狂風肆虐、黃沙漫漫,氣候極其惡劣。我父親王世章是烏審旗河南地區最早種樹的人之一,1938年至1941年間在這里種過地,1947年從河南爾林川村返回王窯灣村七社定居。從1953年春,開始了他艱苦的植樹生涯。那時候的樹種(也叫樹栽子)都要從四五十里外的靖邊縣城買。當時的交通很不方便,又沒有運輸工具,只能用毛驢馱,一天只能馱一趟,他就這樣艱難地從陜西往回來運樹苗。

那個時候,要種活一棵樹可真不容易。由于王窯灣那個地方是個平灘,沒有什么植被,到春天風沙特別大,有時刮的人連眼睛也睜不開,種上的樹被風一吹,擺動的厲害,極不容易成活;還有一個更難克服的困難:這個地方在農業合作化前是半農半牧地區,秋天莊稼收割完后,牧牛、牧馬、耕牛、毛驢、騾子都散放開了,有的牲口晚上也不往圈里收,沒人管理。毛驢、馬子、騾子都有啃樹皮的習慣,牛有用脖子扛樹的習慣。種上的樹讓這些牲口糟害過,根本活不了,這就給當時種樹帶來了更大的困難。春天辛辛苦苦種上一百多棵樹,如果管理不當,到了第二年春天,就只能成活二三十棵,有時甚至更少。為此,那時候很少有人敢在當地種樹。面臨種種困難,父親卻毅然決定要在王窯灣村七社種樹。他動腦筋、想辦法,克服了重重困難,付出了艱辛的勞動,功夫不負有心人,經過十幾年的艱苦奮斗,終于把樹種成功了。

我父親種樹的時候,主要采取三項措施,大大提高了樹木的成活率。每逢一年中最難管理的冬季、春季,父親每天都在樹林周圍照看著,就這樣一直堅持了十幾年。從1953年開始到1968年為止,他每年春天都要種二百多棵樹,先后種活了楊樹、柳樹兩千多株。有的楊樹竟長到30多米高,差不多是當地最高的樹;柳樹最粗的直徑達1米多。他種的樹為當地防風固沙起了很大作用,也為當地群眾植樹造林起到了示范帶頭的作用。在他的帶動下,王窯灣村的很多群眾也都開始種樹,經過幾十年的植樹造林,王窯灣村灘畔的兩邊已成一片綠色樹海,植被越來越好,這里的耕地從此再不受風沙的侵害,保證了糧食的豐收增產。

父親還在自己居住的南邊一片三百多畝的荒沙丘上進行了防風固沙。他每年春天把草垛里的爛柴草背到沙梁上撒開固沙,還在沙梁上栽沙柳、栽沙蒿。活沙蒿柴要從三里外往回來背,一天只能背兩次。經過十幾年的營造,這一片沙丘上終于長滿了植被,變成了綠洲。上個世紀的六十年代,國家號召工業學大慶、農業學大寨、牧業學習烏審召,父親積極響應。他在王窯灣村七社青年們的幫助下,在一座海拔1500多米的大沙丘上,種活了5棵“青年樹”。青年們在大沙丘的最高處,打了5個大坑,每個大坑的開口直徑1.5米,兩米多深,然后,再從一里外用背簍把泥土背來倒進坑里,父親把5株精選的柳樹種捐獻出來,親手種上。后來,這5株樹在青年們的精心管理下,全部成活,長勢茂盛。1968年秋天,烏審旗全旗的林業現場會在河南王窯灣村召開。參會領導、出席現場的全體代表,都到現場參觀了這5棵“青年樹”。所有人都感到很驚奇:“在這么高的沙梁上能種活樹,真是奇跡”。后來,《內蒙古日報》《鄂爾多斯日報》都先后報道了這件事。

父親也是烏審旗河南地區最會放牧的人。他熱愛集體,愛社如家。1956年農業合作化時,他已年過半百,但精力充沛,從不服老。從那時起,他給集體冬天喂耕牛,夏天放耕牛。要喂好耕牛,絕對是一門技術活。如果你是個外行,一次性就會給牛添很多草,如果,牛吃草時從鼻子里吹出來的氣把草打濕了,牛就咬不動、吃不進去了,看上去槽里還有很多草,其實牛還餓著肚子。父親喂牛的時候,總是每天雞叫頭遍就起床給牛添草。他給牛喂草時一頭牛一次只給一捧草,等牛吃完了再給喂一次。就這樣,一個凌晨,他要給牛添上七八次草,把牛喂得飽飽的。吃過早飯后,到了前半晌,把牛趕到井邊飲好,再把牛拴在圈外面的樁子上,讓它們休息。他再把牛圈里的牛糞都清理出去,然后再鋪上明沙(干凈沙),讓牛臥上去舒舒服服,每天都是這樣。集體的牛在他喂的兩三年里,膘情一直都很好。夏天放牛,哪兒的草長得好他就把牛趕到哪兒。我們村的牛在他的精心飼養和管理下,都吃得膘肥體壯,干起活來勁頭十足,保證了集體的農業生產。

從1959年開始,到1980年為止,我父親還給集體放了二十多年羊。他放的羊是王窯灣村最好的鄂爾多斯細毛羊畜群。那時候,組織上提倡:每個畜牧群的產仔率要達到“百母百仔”,這個要求在當時來說是極高的,一般是達不到的,而且經過多年的實踐證明。鄂爾多斯細毛羊毛越細,越難飼養,越難管理。村里把這樣一個艱巨的任務交給我父親來承擔,他不辱使命,幾十年如一日,每天早起晚睡地管理著這個畜群。天不亮就把羊放出去,等羊吃飽了,中午再趕到沙梁上讓它們休息一個多小時。下午,再放出去直到夜深二更天(晚10點左右)才把羊趕回來,一天羊能吃飽三次。農諺有這樣一句話:“一天讓羊吃三飽,一年就產兩茬羔”,所以,父親放牧的畜群膘情一直保持得很好,產仔率、產毛率都達到了最高標準。父親經常把羊圈清理得干干凈凈。如果遇上下雨,就要更多費一些功夫,又是排水又是墊沙,一直讓羊圈保持干爽。生產隊每年春天從圈里起糞的時候,父親管理的畜群的產糞量總是比其他畜群產糞量的兩倍還多,年年如此。在冬、春兩季最難管理的時期,父親會把那些膘情稍差一些的分類飼養,讓那些病羊乏羊都能夠得到妥善喂養。所以他的畜群幾十年如一日,不僅一直膘情好,死亡率低,而且還多次達到“百母百仔”的高標準。因此,父親每年都要受到村黨支部、村委會的表彰和獎勵。1978年8月份,74歲的老父親,受到河南鄉黨委、政府的表彰和獎勵;也曾受到烏審旗黨委、政府的表彰和獎勵;曾經有過“老愚公”的美譽。有關他愛社如家,全心全意為集體放好牧的先進事跡,《鄂爾多斯日報》記者、《內蒙古日報》記者多次來家采訪、報道過。

父親離去已經三十多年了,他的樹已成材、成海,與他無私的精神一樣繁榮茂盛;而他的牧業已成為一段傳奇與記憶。偶去兒家,一張泛黃的獎狀被裱裝起來掛在墻上。上書:獎給:優秀牧工王世章同志,落款是烏審旗革委會。時間:1978年某月某日。心里一陣顫抖,又涌上一股暖意。

聲明: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

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福建36选7走势图表 福建11选5技巧 湖北11选5人工计划 内蒙古快3中奖规则 大乐透专家预测最精确 贵州麻将高手怎么打的 云南11选5免费推荐 腾讯广东麻将好友房 北京11选5手机版开奖结果 现金麻将手机版下载 博远棋牌 斗地主